赵忠祥去世新京报那个电视时代的前一哥走了

✅金在中推特名,赵忠祥去世新京报那个电视时代的前一哥走了-秋春网 _赵忠祥去世新京报那个电视时代的前一哥走了

  原标题:赵忠祥去世:那个电视时代的“前一哥”走了|新京报快评

  逝者已矣,属于他的时代就此定格,但作为电视时代的开拓者,他的名字注定无法绕过。

  文 |与归

  2020年1月16日早间,赵忠祥之子赵方,在赵忠祥个人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赵忠祥病逝的消息。

  巧合的是,这一天正好是赵忠祥78岁生日。人之生死,就是这么突然。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,能够生生不息的,或许只能是作品和荧幕上定格的身影。

  赵忠祥是几代人的记忆。他是中国第一代电视主持人,1978年《新闻联播》第一个出镜播音员,第一个采访美国总统的中央电视台记者……伴随大半生的播音主持工作同一首歌最后一期,也注定成为他生命中的符号。

  那是一个从无到有的年代。至少在我国电视史上,在播音主持专业的教科书里,赵忠祥是无法绕开的人物。而赵忠祥作为电视时代的第一代主持人,前辈之前无前辈,以此他的身份就显得更加特别。

 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,那个时代的主持人门槛低,更容易白进入甚至成名。但在各种条件捉襟见肘的情况下,在中国播音事业的“冷启动期”,有些事没那么简单。

  如今的观众很难想象,当时一个播音员要总理亲自来选任。1960年,是周恩来亲自批示,从北京百余所高中万名应届毕业生中,选中赵忠祥。因为谁都知道,一旦他坐在那里,那张脸就要被称为国脸,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和精神气。

  而且,既然是“开拓”也意味着要承受资源匮乏的痛苦。倪萍曾经在节目里爆料,当年播音时,演播室的封闭性不是很好,因为有灯光,夏天虫子会飞进来,飞到嘴里也只能正襟危坐,不漏痕迹地咽下。

  一个开放的文艺圈子,主持人一定是千姿百态的。某种程度上来说,主持人类型的丰富发展史,就是文艺的迭代史。如今,社会的发展已经日新月异,演播室和舞台越来越宽阔靓丽,播音主持这一行当也已今非昔比。但他给这个行当留下的身影,注定会被铭记。

  尤其是他说过的一段话,我觉得今天依旧不过时,未来也不会。“主持技巧大家都差不多或各有所长,百花齐放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,文化层次就显功力了。实际就是比完了技巧比文化。比完文化以后,就是一个人品和人格了。”

  这段话说得非常到位。技巧是基本,文化是加分,人格是魅力。一个主持人的气质,往往代表了一个节目的气质。很多时候,换了主持人就如同换了档节目。而赵忠祥磁性浑厚的嗓子、风格明显的个人魅力,也深深地刻在银幕和很多人的脑海。

  略显遗憾的是,赵忠祥老师的中晚年,伴随着一些cf易美加速器争议和批评。不过随着他的离去,一些事情终将画上句号。

  逝者已矣,属于他的时代就此定格,但作为电视时代的开拓者,他的名字注定无法绕过。

  □与归(媒体人)

点击进入专题:
赵忠祥去世 享年78岁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相关推荐